关于
“Kizuna Piano” 有感
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。就像世界历史的变迁一样,“分裂”之风开始肆虐。
排斥不同文化和价值观的意识浪潮,时而散发着极端爱国主义的阴影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逐渐疏远,让人感到了违和感和疏离感。

这样冷漠的人类被“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”袭击了。
病毒的威势瞬间蔓延到全世界,仿佛是给予被“分裂”风暴戏弄的人类的试炼,亦或是给败北的人类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外在不得外出自我克制的日子里在互联网上,各䝅各样的人我看到并听到很多人以“音乐”为契机,寻求心灵的羁绊,并相互分享。
此时此刻,我们才能跨越语言和种族的障碍,我们想以音乐为起点,开始“羁绊的接力”,“”因这样的愿景而诞生。

我一直以来都在说:
“为了让音乐呈现出应有的姿态,需要3种思维。”的自论。
三种思维是指:
“创作者(作曲家)的思维”
“演奏者(演奏家或歌手)的思维”
“听者(听众)的思维”
当这三种思维得到丰富的同时,
我相信音乐会展现音乐应有的姿态。
在这次的“Kizuna Piano”中,3种思维将形成一个丰满的圆圈向世界扩展,没有比能让我们看到“音乐应有的姿态”更高兴的事了。
我想将“Kizuna Piano”作为小小的礼物,
献给全世界热爱音乐的人们。

主宰者 岩代太郎

我想将“Kizuna Piano”作为小小的礼物,
献给全世界热爱音乐的人们。

主宰者 岩代太郎